收藏本站  |  English  |  联系我们  |  中国科学院
  首页 所况介绍  
科学传播
 
 
 
 
 
 
 
现在位置:首页 > 科学传播 > 千人智库
 

【千人智库】叶甜春:集成电路的研发要有产业视野
2014-09-01 | 编辑: | 【 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
时间:2014-08-18 14:31:59    来源:千人杂志
提要:随着社会的转型,未来三十年到六十年间,中国的发展,最重要最基础的物质是芯片。如果芯片问题不解决,我们未来的发展就会如前六十年对钢的依赖一般处于被动位置。

编辑/ 李艳琴 

  一朝一夕不可成就一个产业。任何一个大战略的实施,都是数代人呕心沥血的拼搏换来的,这需要技术的沉淀,也需要产业参与者具备广阔长远的视野。一般来说,国家的大战略都是按步骤来走的,02专项经过全行业的努力,在技术上有非常大的突破。在此基础上再进行产业融合,扩大投资与产业规模,这是一条循序渐进且可以展望实现的路子。集成电路产业的全面发展不能全然“指望”专项,但如若没有专项的技术突破,产业的发展就只是低端加工的不断重复,没有竞争意义。所以唯有技术突破和产业规模都并行发展,才能谈自主创新与崛起。

  集成电路制造装备、材料和工艺技术在5年前处于很低的发展水平,人才与技术积累都非常欠缺,尤其是装备几乎是从零开始。02专项从立项之初就把引进海外高级人才作为专项实施的优先举措,在五年间,吸引了大量的人才,为产业的发展积蓄了人力。但未来产业之路如何迈进?围绕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,《千人》杂志主编、国家“千人计划”专家周怀北博士对话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先生,探讨了集成电路的弯道超车路径。

  《千人》:02 专项中聚集的千人专家居16 个专项之首,在引进人才方面有何显著特色? 

  叶甜春: 02专项一开始就根据专项实施计划,从各个方面分析人才缺口。专项对国内外情况做了比较充分的调研,信息渠道是畅通的。当时已有一批海外归国专家已经回国开始创业,或者正在做创业计划。另一方面,我们积极与有意向回国的专家洽谈。海外学者其实很关注国内的情况,02专项发布后,很多人询问有无机会。有些专家在海外已经有很好的行业经验和创业准备,选择回国,这些人发展性比较好,只需提供一些政策支持。

  行业的发展很快,我们的操作节奏也很快,主要的措施是将人才引进与任务部署一起规划和安排,是很大的一个促进因素。这样能确保引进的人才有事可做,有目标可循。整体看来,人才引进工作谈不上具体的模式,主要是积极储备与接洽。

  《千人》人才引进后,要如何使其发挥作用,更好地与 02 专项匹配?  

  叶甜春: 我常讲的是,既然回来了,就要接地气,从“海龟”到“土鳖”适应角色,因为国内毕竟有自己的国情——产业基础和创业环境与国外有很大差异。一般来说,千人学者往往带着很高的期望回来,对国家和自己都有很高的期望,但回来后会很快发现没有他原来想象中的理想状态,产生落差。很多千人之前在国外大公司任职,无论是研发、应用、市场都是良好高效的运转状态,只要投入进去就能发挥作用。专家回来后会发现最大的变化是周边的理想状态要自己去建立,没有一个现成的生态环境让你一过来就可以驾轻就熟地做事情。并且作为领军人物,还需要努力去为自己的团队建立各种完善的工作模式。

  回国千人要做好心理准备:无论是创业还是研发,都应该有创业者的探索心理和承受能力。不能是“等着我干活”的状态,而要有“缺什么补什么”的适应能力。尤其在专项里,作为领军人物,就应该披荆斩棘,带着队伍往前冲。

  《千人》:除了引进人才,国内在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培养上有何举措? 

  叶甜春: 人才引进在产业发展之初能带来巨大动力,但着眼长远,人才不仅需要“引进”,更需要扎根“培养”,人才体系根深叶茂,才能源源不断为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。

  人才培养分为两个方面:一是已引进人才的“再成长”,二是本土人才的培育。我们面向全球引进的人才,在国外有过工作的历练,是带着技术积累回来的,这是人才引进的一个捷径,但这一部分人在一期两期的任务完成后,也应有自己发展,否则很快会“停滞不前”。脱离了国外的优厚产业环境,后续的成长则得依靠自身的不断创新和专研。

  本土的研发创新人才和基础骨干是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。为此,我们采取了诸多措施。一是向教育部申请02专项高校人才计划,后来演变成了工程博士计划。我们瞄准北大、清华,复旦几所主力院校,但他们研究生指标较少,微电子学科的专业学生虽多,但做工艺、做装备的很少。后来我们作出了调整,提出了“双导师”计划,学校和企业各一个导师,基础课程要求调整,最关键的是,学生可以直接进入专项研发,五年的培养就能成为非常优秀的人才。

  当前高校人才培养存在一定问题,无法全然满足产业人才需求,因此我们顺势转变策略,要求各个单位注重本土人才培养,制定长远发展计划。无论是千人专家牵头,还是企业领军(80%的项目是交给企业的),务必要与院校保持合作,结合自身人才培养指标,打通人才渠道。中国集成电路发展除了研发、资金支持外,教育资源的配置也要作相应调整。我们不可能再过几年再去引进一批千人,人才储备最终还是要立足国内。

  《千人》:信息化时代正在全面到来,集成电路产业对我国的发展与转型有何意义?产业发展的短板在哪? 

  叶甜春: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,信息产业尤其是信息制造业年产值已超过10万亿,属全球最大。但10万亿规模的行业利润只有1000多亿元,这意味着我们的产业以原料加工为主,没有产品定义的权利,核心芯片不是自己研发,所得利润只是微薄的加工费。前六十年里,国家最重要的工业物质是钢,在大跃进时期曾有“以粮为纲,以钢为纲”的目标,没有钢意味着我国的工业化和基础建设目标是不可实现的。改革开放后,随着我国的飞速发展,逐步实现了钢材的自产自需,目前全世界最大规模的钢材都是本土生产的,这才支撑了我国快速的工业化和基础建设进程。随着社会的转型,未来三十年到六十年间,中国的发展,最重要最基础的物质是芯片。如果芯片问题不解决,我们未来的发展就会如前六十年对钢的依赖一般处于被动位置。

  要解决芯片问题,首先要解决制造问题。我们以前是买生产线、引进工艺、制造产品,所谓的“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”,其实,很多情况是引进了连消化都没做好,要创新就更难了,导致我们一代代引进设备和工艺,一代代地受制于人,因为这些引进都收到国外严格的出口许可限制。发达国家的优势在于能够自己制造设备,掌握了产业链中最基础最核心的环节。只有掌握了设备制造,在此基础上开发创新工艺,才能掌握真正发展的主动权,这也是02专项的意义所在。

  《千人》:中国集成电路发展三方面:科技创新、产业创新、机制创新。从政府、行业、企业层面,中国未来在机制体制方面要做哪些改变? 

  叶甜春: 机制创新包含了科技创新与产业创新。如何创新机制?首先国家的投入一定要走市场化、国际化道路。我们国家对芯片一直都很重视,几乎每十年发起一轮冲击,但前面都以失败而告终,因为往往是国家的一套体系管下去,却没有作科学合理的产业规划。制造业不仅是高科技密集、人才密集,也是资金密集型,但如果投入的资金与人力没有良好的运行机制,极可能将产业导向狭小的死胡同。

  信息化时代技术进步非常快,瞬息万变,因此一个灵活的机制是紧跟发展的保证。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不能以拨款的方式去投入,而是要从产业的高度,科学布局。我们现在强烈建议国家以产业基金的方式投入,在运作上杜绝依靠行政长官与专家,而是去信任一批专业的投资基金人,按照商业模式去投。如此庞大的资金运作,一定不可能避免有国际资金的介入,所以也需给产业基金一个宽松的政策。集成电路产业链是所有产业链中全球化程度最高的,目前为止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把整个产业链拿下来。现在美国把部分产业链放在了欧洲、日本,构成了一个大的产业链。中国实际上也有自己的产业链,在关键产业链环节上也正逐渐拥有自己的位置,因此需要以国际化的视野去看待。

  在这之前我们做技术环节时,当时提的目标是培育一批世界级企业和世界一流的产业技术队伍。作为科技计划来讲,我们没有提太多技术目标,更加注重的是企业发展。现在这些企业有些已经形成规模,我们坚持市场化的运作,建立以销售为目标的任务考核机制。所有的研发成果必须通过用户去验收,只有用户考核通过,才有市场的价值,所以这套机制是是闭环的,且面向市场的。

  《千人》:目前集成电路产业链上存在相互害怕、信心不足等短板,导致这些弊病的原因在于? 

  叶甜春: 国内企业自主创新面临一个问题:敢不敢用国产设备。比如系统制造商买国产芯片就有些害怕,认为国内技术不太成熟,不敢用;而国内芯片设计企业能在境外投片制造的就不在国内投,认为国外更加成熟保险;产业链上是一环怕一环。综合起来,这是产业发展整体上对自身研发实力不够自信、创新的驱动力不够两方面因素造成的。

  集成电路这种超大规模的产业只有与供应链结合起来,才能把市场做大。而现在国内的供应链是存在问题的,我曾问过一个企业老板:“国产的设备和产业化,国际公司都能用你为什么不用?”他很形象地解释,“国际公司技术积累深厚,是武林高手,飞花摘叶皆能伤人,而我武艺不行,只有拿着称手的宝剑才敢出去。”他的话其实反应了产业创新实力逐渐建立过程中的状态,但这种状态我们必须跨过去。供应链与制造商真正结合,就是产业上下游企业一起去做,有问题一起克服。在磨合与融合才会发现产业已经形成一个真正的联盟了。习总书记强调:“自主创新的成果首先在使用。”因此我们对自己内部的创新成果一定要大胆地用。国产的东西哪怕性能差一点、价格贵一点、进度慢一点,也要坚决地用。

  《千人》:集成电路产业是知识密集型,专项如何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? 

  叶甜春: 02专项一直强调必须要有自主产权,保护别人也是保护我们自己,要建立一套规则。我们缺大量专利,是知识产权的目标,目前有将近2万项专利出台,其中包括国际专利4—5千项;

  当时我们做大布局时,国内技术中自己的成果还很少。引进45纳米工艺支付了近2亿美金的许可使用费,而后自主研发技术逐渐发展,到28纳米技术时,许可费用下降到几千万美金,可见自主产权的重要性。现在一方面我们自己的技术专利越来越多,同时我们安排院校做最前沿的研究,寻求原始的创新突破,这一方面目前在中国还是很稀缺。原来在知识产权保护上,我们与国外企业多有合作,但合作模式好比我们买了别人的火车头,然后在后面不断加自己的车厢,这叫做引进、消化、吸收再创新。但很多人错用这个概念,有的只是引进,连消化都没有,所以出现“代代引进、代代受制于人”的情况。我们下一阶段的目标是自己占据前沿研究地位,自主生产火车头,而后买别人的车厢,将整体的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  《千人》:我们刚刚把芯片的进口和石油的进口相比,如果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芯片进口封锁,有多大冲击力? 

  叶甜春: 石油的进口如果封锁,会造成大面积的瘫痪,但芯片进口与石油又是不一样的。如果封锁,对现有产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,短时间内肯定会出现瘫痪。但是现在我们有这个自信,从产业布局的能力来讲,以现在的产业在制造工艺、装备和材料等方面的积淀,我们的产业也能迅速反应,用最短的时间保证国家安全。

  《千人》:作为科研院所负责人,你觉得科研院所和企业、政府三者之间该如何协调? 

  叶甜春: 现在专项由企业来做,所以我们需要有产业视野而不仅仅是技术视野。专项瞄准的是企业、产业,但现在在很多方面还没有做到。从市场去考虑,高效率的研究所比高校更接近实际应用,但研究所目前仍旧没有实现市场化。对比国外的发展,现在研究所从事的工作在国外大多是企业研究机构在做,出现这种差异,原因在于我们的企业在成长,它的创新能力不够,目前企业定位为追赶型的,由于利润率低,研发投入不够,所以在此情况下,科研院发挥的作用非常大。

  当然,这只是阶段性的。我们要沉得住气,国家要积极投入,企业要扎稳脚跟成长起来。所以我们现有研究所从产业上不能与企业产生竞争关系,而应该是支持关系,要把我们的力量融入到企业的发展中去。当企业成长到一定规模之后,高科技企业的研发力量将会比科研院所更加强大,许多研究课题将会由企业承担,科研院所就需要重新定位,这是一个前瞻性的问题,所以与其这样,科研院所不如加强与企业的联系,加快转型,把所有研究成果放到企业中去消化。

 

附件下载:
相关新闻:
微电子所成功研制出4G/s 8bit ADC和3GS/s 12bit DAC芯片
微电子所在“动力电池组监控芯片”研究项目上取得突破
微电子所在“热电堆传感器配套芯片”项目中取得显著成果
   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版权所有 邮编:100029
单位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3号,电子邮件:webadmin@ime.ac.cn
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