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  |  English  |  联系我们  |  中国科学院
  首页 所况介绍  
新闻动态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现在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业内信息
 

终有一天,你会选择大脑植入芯片来适应人工智能时代
2017-07-17 | 编辑: | 【 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

  编者注:   

  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到来,机器智慧的发展已经有超越人类的趋势。减缓机器智慧的发展,是一个解决方法,但看起来像开倒车。所以,要不被人工智能取代,加速人类智慧的发展是最直接的方案。   

  如何加快呢?有一种方法就是在人脑中植入芯片——但不是让芯片控制人脑,而是让人脑控制芯片,从而获得更强的计算和处理能力。目前在医疗领域,已经成功应用到这项技术。未来,很可能所有人都需要在大脑里植入芯片。   

  《连线》近日撰文介绍了这一现象,作者SteveLevy向一位这个行业的创业者问了一列相关的问题。   

  以下是《连线》的文章:   

  一直以来,通过在人脑中植入微芯片提升智力,都是科幻题材电影、小说中的常见桥段。现在,人脑-计算机接口,突然之间成为科技圈儿的热门话题。   

  今年春季,埃隆·马斯克(ElonMusk)成立了一家名为Neuralink的公司,目标是在人脑中植入芯片。在其F8开发者大会上,Facebook播放了一段视频,一名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患者在利用大脑打字。   

  但是,涉足这一领域更早的是布莱恩·约翰逊(BryanJohnson)。他2013年将旗下Braintree8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Paypal,大赚了一笔。去年,他拿出1亿美元创办了Kernel,目标是探索如何开发,并在帕金森和老年痴呆症患者大脑中植入芯片,对他们的神经网络重新编程,帮助他们恢复部分失去的能力。   

  但是,帮助受到损伤的大脑康复,对于Kernel来说只是个起点。约翰逊期待有一天,健康人的大脑可以得到强化。他已经成为再造人类大脑方面最雄辩的布道者之一。不消说,他的努力招致许多质疑。以下是对约翰逊的采访实录。   

  终有一天,你会选择大脑植入芯片来适应人工智能时代   

  Levy:什么原因使得你想在大脑中植入芯片?   

  Bryan:人类最新的灵感前沿就在大脑里。我们目前通过认知机制来认识这个世界,但解锁大脑的更多功能后,我们能发现更多领域的“珠穆朗玛峰”。   

  Levy:你因大脑处理能力不够而感觉受到限制?   

  Bryan:是的,在目前的配置下我感觉受到很大限制,其中包括处理信息、记忆信息、使用信息和考虑信息的能力,甚至是想象力——对不熟悉的事物冥思苦想的能力,我现在只能想象自己熟悉的事物。   

  Levy:这些担忧不能通过人与机器协作得到解决吗?这样不用改变我们的大脑。   

  Bryan:你回答我两个问题:未来50100年后,人类会成为什么样?这对人类意味着什么?   

  Levy:我不知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,可能是我的脑袋太小了。   

  Bryan:人类目前是地球上的主宰,因为我们有最高级的智慧。因此我们可以决定自己吃什么、养什么样的宠物,决定让哪些物种灭绝、保留哪些物种,可以决定让哪些物种绝育、让哪些物种繁衍后代。我们目前正在开发一种新形式的智能——人工智能,无论是否有意识,它都具备强大的能力。要想在未来数十年不被淘汰,人类别无选择,只有开发我们的大脑,干预我们的认知进化。如果想象一下未来304050年后我们仍然能感受到快乐的世界,不能读取和重写神经代码的情形是不存在的。   

  Levy:目前我们尚不具备那样的能力。是什么让你认为,未来数十年内我们将获得这些能力?   

  Bryan:在对基因测序前我们对基因了解多少呢?在登月前我们对月球又有多少了解呢?   

  Levy:对上述两者的了解可能多于人脑。   

  Bryan:但我们知道吗?   

  Levy:认真地说,什么使你认为我们能“开启”大脑,使我们具有超人那样的智力?   

  终有一天,你会选择大脑植入芯片来适应人工智能时代   

  Bryan:对于我们能否成功,我没有可以量化的信心,这是我能给出的最诚实的回答。社会学认为,大脑异常复杂。但我们之前缺乏对它进行研究的工具,因此我们不知道。在未来510年,我们可能在基础研究方面取得突破。   

  Levy:你之前曾表示,改变我们的大脑,以完成一些宣扬正能量的事情,这可能对人类有益,例如不打仗——改造我们的大脑能减少战争吗?   

  Bryan:一切都有可能,我希望减少战争是一种可能。   

  Levy:通过修改大脑改变我们的情感,我感觉这非常糟糕。你看过《黑镜》这部电视剧吗?   

  Bryan:我看过,它是我们对新兴科技一直以来的情感体验。当大多数人遇到这种情况时,他们本能的反应是相同的:“这很恐怖,我感到不安,我希望保持原来的自己。”随着人们对这一创意更有兴趣,他们会热衷于它,考虑起作用的其他因素。我们为什么会对现状感到神圣?我们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神圣的标准,要做出改变需要重大理由?人类难道不是在通过沉思等方式来不断地改变自我?我们不是天生对自己不满意吗?   

  Levy:这些都是由内部发生的变化。我认为,你的计划的可怕之处在于,它不是个别个体的想法:“我想重新对大脑编程”,而是它可能强加给人们。   

  Bryan:我承认,大脑不同于比如手机。但是,所有这些都是我们一直在遵守的相同进化过程的梯度,它与我们对新兴科技的看法相同。这些问题的答案是,我喜欢生活在一个愉快的世界中,在这个世界中。我们是安全的,能创造性地发展,我们感到人生是有意义的。   

  Levy:但是,如果一些人通过强化大脑提升了智力,没有这么做的人是否会处于劣势?他们在教育、就业,甚至在闲聊中都将缺乏竞争力。因此,人对此没有选择,是这样的吗?   

  Bryan:对于部分人在私立学校接受教育,其他人则在市中心的公立学校接受教育,你怎么看?   

  Levy:我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大的不同。   

  Bryan:这种情况已经存在。人们莫名其妙地认为强化认知能力是新生事物,实际上它不是。我们只是有了不同的表现形式而已。私立学校是强化认知能力的一种形式。人们总是在竭尽所能地提升自己的幸福感。如果我们在大脑中增添技术,这只是对人们现有活动的延续。现在,我的希望是,开发出能使数十亿人受益的技术。不过其关键在于,这不是一个新问题。   

  Levy:你感觉这是不可避免的?   

  Bryan:这一点不用怀疑。   

  终有一天,你会选择大脑植入芯片来适应人工智能时代   

  布莱恩·约翰逊   

  Levy:能推测一下你何时会在大脑中植入计算机芯片吗?   

  Bryan:这取决于技术类型,以及监管机构是否批准相关技术,而不是我患有某种疾病。因此你的问题就转化为:如果我有健康的大脑,我何时会在其中植入芯片?我给出的答案是9-10年。   

  Levy:你认为100年后人们将不再看目前出版的图书了吗?原因是它们太小儿科了?   

  Bryan:绝对是这样的。   

  Levy:我认为,你在谈论的是人类发展中的一个关键点:由生物进化阶段发展到更有效率的人工进化阶段,将改变“人”的定义。   

  Bryan:我们目前处于自主进化阶段——在遗传学、生物学、神经学和生理学方面都是如此。我在等待监管机构的批准。   

  Levy:监管机构在考虑这一问题吗?   

  Bryan:我已经与监管机构秘密会谈了两次,监管机构的兴趣大于大多数人的想象。    

(来源:凤凰科技      2017710日) 

 

附件下载:
   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版权所有 邮编:100029
单位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3号,电子邮件:webadmin@ime.ac.cn
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36号